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李洪志為何強調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(圖)_2019_凱風網

發布日期:2019年04月10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霜刃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小:

  邪教頭目李洪志多次對弟子強調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,例如:“修煉是沒有榜樣的”(《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講》)“我一直在講大法弟子修煉中是沒有榜樣的……”(2005年《美西國際法會講法》)。在“法輪功”網站上搜索,會發現“大法弟子”將這句話當作了不可顛覆的“法理”:“我們都知道修煉人沒有榜樣的法理。”也難怪,李洪志嚇唬弟子說,如果修煉中“把誰當成榜樣”,舊勢力“就很可能讓他去世”。原話如下:“我說修煉人沒有榜樣,把誰當成榜樣不是自己認識法就會促成問題。舊勢力可能認為你看著他修、而不是自己去認識法,那就很可能讓他去世。”(《2013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》) 

 

  “法輪功”媒體網頁快照截圖。

  為了不讓“榜樣”出現,李洪志竟然用死而威嚇弟子。需要追問的是,李洪志為啥強調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?竊以為,原因主要有四。 

  首先,李洪志拿不出“修煉成功”的榜樣 

  什么才算“修煉成功”?按李洪志的說法,只有“圓滿”升天、修成神佛道才算成功。然而,依他自己定下的衡量標準,迄今為止,尚沒有一個弟子“修成圓滿”。那么,衡量“圓滿與否”的標準是什么呢?是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的“白日飛升”:“真的圓滿的那一天,我告訴大家,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飛升,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。”(2003年《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》)以上是從正面強調,以下是從反面強調:“他們既然說自己圓滿了,那你就叫他飛上天給大家看一看……”(2000年《去掉最后的執著》)“還有些自稱圓滿了,胡說什么‘不用煉了’、‘不用學了’,圓滿了你就飛上天、展現出佛的莊嚴形像來看看。”(2001年《建議》)總之,李洪志強調,修煉人“真的圓滿”必須能“飛上天”,能“展現出佛的莊嚴形象”。據此由李洪志“欽定”的標準,至今沒有一個大法弟子“修成圓滿”。正因為如此,李洪志及其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,根本就列不出一份“已經圓滿者”的名單,于是只能用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來敷衍搪塞。 

 

  其次,“修煉失敗”的榜樣倒是要多少有多少 

  令李洪志難堪的不僅僅是拿不出“修煉成功”的榜樣,更難堪的是,“修煉失敗”的榜樣倒是要多少有多少。說是消業祛病,修成奶白體、晶白體,可因拒醫拒藥而死的大法徒已經不少于2000人。說是性命雙修,可聽信李洪志拋棄肉身、驅魔除魔鬼話的弟子紛紛丟掉了性命,“法輪功”癡迷者自殺、自焚而死的也有數百人。說是“青春長駐”,可“法輪功”癡迷人員大多短命,典型的是日本“法輪功”骨干佐藤貢、肖辛力夫婦病亡時分別只有49歲和43歲。說是“法身保護”、“地獄除名”,可“法輪功”骨干張孟業、金正浩都遭遇車禍死亡;更為諷刺的是,1998年7月4日發生的“海南車禍”中,一輛車上的8個“法輪功”骨干一下子死掉了7個,唯一幸存的張一軍還被不知詳情的李洪志“欽賜圓滿”,鬧出了一個國際大笑話。原來,“修煉失敗”的榜樣俯拾皆是,那就干脆規定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吧。 

 

  再次,李洪志深知自己做不了弟子的榜樣 

  學高為師,德高為范。一般說來,老師應該是學生的榜樣,師父應該是弟子的榜樣。可李洪志一邊要求弟子尊他為老師、師父,一邊又以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掩蓋自己的惡品劣行。舉例來說,李洪志要求弟子“修去名利情”、“放下一切執著”。反觀這位“大法師父”,“名利情”一個都不能少,執著一個也放不下。李洪志經常在自家媒體上炫耀來自常人的褒獎,弄個什么“證書”來聊以自慰,這不是逐名是什么?李洪志用騙來的錢,僅在美國就購置了至少11處房產,這哪里有一絲“去利”的影子?李洪志大肆斂財后,將母親、女兒和弟妹們都弄到了國外,或是安排肥缺,或是委以要職,或是贈送豪宅,或是捧成名角。他讓弟子棄情疏親,自己卻“執著于親情”,如此行事,他有資格做弟子的榜樣嗎?李洪志胡說修煉“法輪功”,能夠產生“神通功能”并自如應用,可他自己卻不敢也無法在這方面做弟子的榜樣。面對周錦興讓他“當眾展示神通”的挑戰,李洪志只能龜縮其頭,不敢應戰;如此無能,又豈有做榜樣的資格?! 

 

  再次,李洪志害怕“榜樣”搶了他的風頭 

  為了對弟子實施絕對的精神控制,李洪志奉行“我一個人說了算”的霸道邏輯。為了權力一把抓,李洪志不允許出現“二師父”、“三師父”……。因此,他忌憚弟子中出現榜樣,搶了他的風頭。為了把控牢牢話語權,李洪志始終堅持只有他才有對“法”的解釋權,其他人哪怕水平再高,學法再精進,也不能做榜樣,只能照著師父講,不可自由發揮。李洪志向弟子強調“沒有榜樣,以法為師”,實際上就是為了獨攬權力,專擅予奪。為了掩蓋自己學歷低、水平差,李洪志不允許“法輪功”隊伍中出現其他的“理論權威”或“實力山頭”,正所謂“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”。在《什么叫助師正法》中,李洪志批評了幾種想做榜樣的人:“師父說了什么事,或師父定下叫大家做什么事,有一部份學員總是用人心去衡量師父,覺的這事師父應該這么做、這事要那么做如何如何,不是把心思用到按照師父說的怎樣去圓容好、在具體事上想辦法;更有的學員想改變師父的想法;還有的學員在學員中散布自己的想法高明……”李洪志怎甘心讓這類有能耐的“榜樣”搶了自己的風頭呢? 

 

  綜上所述,李洪志強調“修煉人沒有榜樣”,無非為了遮羞掩丑,為了謹防權力旁落、威信掃地。其用心之邪惡深險,可見一斑。 

(責任編輯:徐虎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